家具设计良品:名家创作骨瓷照明器具

◎小松 诚 关于圣家堂吊灯系列

基本上,骨瓷灯饰多半都比较小,而且为了强调造型,外型通常是充满玩心的不规则形状,或是作成具体的动物形状这种让人倍感亲切的可爱造型。

这可能是陶瓷器独特的制造技法所致。陶瓷器的制法中有一种称为“注浆成形”,作法是把硅酸钠和黏土混合在一起,使其具有流动性,再注入石膏模中。这种作法的特色在于不管是什么样形状的东西,把半成品从模具里倒出来后,它们的厚度都会一样。最适合用来量产玩偶、动物等玩具或装饰品。几乎所有的设计师或平面美术设计都曾设计过非左右对称、形状不规则、宛如发光体一般的桌上型灯饰。相较之下,这款圣家堂吊灯则呈现了非常中规中矩的对称形状。

烧窑中是将近一千三百度的灼热高温,会把土烧熔之后再凝结成陶瓷器。当温度升到最高的时候,骨瓷会变得非常柔软,而且愈是简单的形状愈容易歪七扭八。之所以要把这么难处理的材质故意设计成简单大方的形状,当然不是只打算将其定位成会发光的装饰品,而是期许它能够跟金属或玻璃一样,晋身成为正统的吊灯等照明器具。

落合勉花在这款设计上的巧思,远比我这个专门烧陶的人高明许多。如同这个系列的名称所示,其设计原理和建筑是一样的,就像高第利用倒吊缆线的重量所形成的抛物线来打造圣家堂一样,这种抛物线结构最适合用来支撑会在烧窑中变软的陶土。除此之外,沿着灯型刻上的轻浅条状沟纹可以增加结构强度,再配合穿透光调整光影的浓淡深浅,也可以巧妙地解决因为形状太过简单而可能流于单调的问题。可见作者想要制作一款正统的照明器具,不甘只是设计装饰品般的发光体的企图心十分强烈,这种要作就要作到最好的专注精神令人钦佩。

光是阅读还不能满足他对照明求知若渴的上进心,听说他还走访世界各地,到处观摩以照明为主的设计杰作。从米兰、法兰克福、威玛都有他寄来的明信片,伴随着行动力的造物精神令人动容,希望他能设计出更多正统的照明器具。

由凸起条纹创造出淡淡的阴影..骨瓷真是一种美丽的素材。为了呈现出优雅又温暖的光线,故意不上釉,坚持以素烧方式完成。

◎森 正洋 日式骨瓷灯饰(节录自访谈)

骨瓷的透光性比瓷器还要来好,所以更应该利用这个特性作成照明器具。虽然我作了很多瓷器餐具,但是照明器具和餐具毕竟分属不同领域,需要不同的专业知识,所以我想照明器具的设计还是留给有深入研究的人来企划比较好。

大概在十年前左右,有一位从以前就跟我交情很好的朋友,开了一家专门制作骨瓷餐具的公司,所以我也曾摸索过是不是要把触角延伸到餐具以外的领域。

于是,我对前来爱知县立艺术大学担任讲师的落合君说:“你有没有想过利用骨瓷来作点照明器具之类的产品?我认识一家公司,他们生产的骨瓷品质非常好,有需要的话,尽管跟我开口。”当时,我是爱知县立艺术大学美术学部设计工艺科的教授。

过了一段时间(其实是作了一堆实验的三年后),我在一九九六年由设计协会主办,在银座松屋百货公司举行的设计论坛美术展“地方产业与设计师展”上,看到了试作品。我当时的第一印象是怎么会有这么坦率的作品啊!骨瓷和瓷器一样,都是采用石膏灌浆的制法,其实可以作成更独树一帜的设计作品,但他却舍弃了标新立异的作法,设计得简单大方,可见是对陶瓷器了若指掌的人。

落合君并不是陶瓷界的人,再加上他是第一次接触骨瓷,我本来还以为他会设计出更基本的作品,但是没想到他对生产的通盘了解成就了他的设计。

参展的吊灯包括了单品和成群的展示物,在展示区里散发着美丽又优雅的光芒。从切口流泄出来的光线和透过骨瓷透光性所渗透出来的光线呈现明显对比,更能展现出这些骨瓷灯具透光性的良好。

这项展出作品取名为“圣家堂吊灯”,但是在我还未从落合君口中听到,那是向高第所设计的巴塞隆纳圣家堂教堂借来的名称之前,我完全没有意识到那跟西班牙有什么关系。因为高第的圣家堂充满了拉丁风味,但落合君的圣家堂吊灯却让我感觉非常日式。直到现在,我还是这么觉得。

我第一次去圣家堂好像是在一九七○年代,但是确切的日期我已经有点想不起来了。当时我感觉到一股非常强大的能量,因为就连教堂里使用的陶瓷器都非常地粗犷,洋溢着拉丁风情。然而,圣家堂吊灯却充满了日本味,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日式灯光印象。我本来还担心圣家堂吊灯的高度有点太高了,可能不太适合装
在一般住宅里,没想到他马上就把规格降下来,设计出迷你版的圣家堂吊灯,如此一来就好用多了,可以按照空间大小将这两种尺寸自由地搭配,营造出沉稳中不失美丽的空间。大型圣家堂吊灯可以使用在天花板较高的空间里,尤其是成群的吊灯,散发出来的光线能使人心情平静。圣家堂吊灯称得上是个好学生,但我也希望落合君能够提出更多、更前卫、更有活力的设计案。我非常期待他继圣家堂吊灯之后的新作品。

◎藤塚 光政 阿尔托式圣家堂吊灯

请问您对落合的骨瓷作品有什么看法?

◎我过去也看过一些落合勉的作品,﹁圣家堂吊灯﹂的确是里面最好的D。即使在不开灯的时候,依然拥有微妙的曲线和形状,整体表情很棒。

我从小就常常看到工匠做事时的样子,加上高中又参加了生物部E,就变得愈来愈爱观察。后来成为摄影师,简直是拿着放大镜在窥探了;我可以瞬间就抓住事物的重点或本质,甚至会和其他东西比较起来。真是讨厌的职业病啊!︵笑︶

我过去也看过不少落合勉的作品,圣家堂吊灯可是一款出类拔萃的作品喔!不管是形状还是纹理、勾勒出淡淡阴影的凸出条纹,还是宛如生物眼睛的切口都很棒。

照明器具原来的功能虽然只在于点亮照明,不过在不开启的时候,还必须在空间中显得美丽又庄严。圣家堂吊灯正是如此。而且,不论是单个还是成群的圣家堂吊灯都非常漂亮,这或许就是白色骨瓷特有的性格。平常萦绕着沉静的气氛,但是一开灯就整个不一样了。

不同于有些穿透光在消失的时候会留下生硬的光感,圣家堂吊灯则会产生优雅的﹁穿透性阴影﹂,有机的造型、光影摇曳的切口..看起来就像是有生命一样。

圣家堂吊灯 制作年=1996年 尺寸=高336 × 直径160(mm) 灯体重量=1.2公斤 光源=E26普通灯泡100W (或是灯泡型日光灯21W) 材质=骨瓷(素烧润色)

●请问您在拍摄圣家堂吊灯的时候(一九九六年)的印象是什么?

◎我第一次看到圣家堂吊灯的时候,就觉得它很适合放在阿尔托的建筑空间里。因为阿尔托的天花板都建得又高又复杂,而这款吊灯有机质感的形状和穿透骨瓷流泄出来的光线十分柔和温暖,感觉上就好像身体的一部分,最适合放在那种较阴郁的空间里。所以,我就跟落合君说:﹁这种灯饰和北欧或北海道的木造建筑很合耶!对了,不如在札幌办发表会吧!一定会大受欢迎的。之所以命名为圣家堂吊灯,听说是高第的圣家堂大教堂给他的灵感,但是在我看来,最能与其光线相得益彰的其实是阿尔托的空间,而不是高第的建筑。

后来,当我拍到三盏和十二盏的吊灯群时才赫然发现,为了不在摇晃时撞上彼此,还在吊灯下面装了三个缓冲硅胶环,我认为这种处理方式非常高明,因为硅胶是一种可以透光,而且拥有像人体般柔软弹性的材料,看起来很像胶原蛋白。

这款圣家堂吊灯把光源藏在灯罩比较里面的地方,即使从斜下方的角度往上看,也不会看到一百瓦的灯泡。这样一来一方面可以确保垂直下方的亮度,二方面可以减少眩光,让人觉得这家伙不只对光线了若指掌,也把使用者考虑进去了。我是不是太夸他了。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 在吊灯之后,他又推出了直立式台灯,靠近一看,更能发现其柔润光滑的纹理与光线的层次感。既然如此,如果能再加上个调光器会更完美,就算是另外卖也好。透过调光器可以让这款灯饰拥有更多种表情,既能让空间变得更有质感,也可以延长灯泡的寿命,这是为了达到节约能源的目的,才不是小气呢!像是在摄影棚拍照的时候,故意把照明开关打开,再利用调光器调弱光线,也是为了减少灯泡的负担。善用调光器不仅可以改变空间的质感,也可以让光线配合自己的精神状态喔!这是真的,不是开玩笑。现在我把这个秘诀传授给你,你可得为这个世界带来光芒喔!

我想这个“圣家堂系列”一定可以受到欧洲,尤其是北欧人的欢迎。我由衷地期盼这一天早日到来。

※ 这是在日本取得晋级世界杯足球锦标赛决赛资格的六月十四日︵五︶傍晚,于信浓町的HELICO事务所内所做的访问。访问过程中,还可以听见从国立竞技场传来在户外大电视墙观战的球迷的欢呼声。

摘自 《设计良品:超越时代与国界的极致设计》 积木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